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正文

【末日狂欢】第4章情人节

作者:admin人气:338来源:

第四章 情人节
  淫荡的气氛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,方天成脑子里一片空白,身不由己地挺身刺入,龟头顶进女儿阴道的一瞬间,他激动得浑身哆嗦,差点兴奋得射精了。他紧紧抱住女儿的娇躯,细细地品味着年轻的阴道带给他的新鲜感受。
  旁边的女婿已经开始大力地肏弄丈母娘了,两人的第一次配合就驾轻就熟,默契无间。夏玉莲浪叫道:“你这个小坏蛋,是不是早就惦记着丈母娘了?今天可让你如愿了!”
  林少杰并不领情,坏笑道:“妈,你少冤枉好人,今天可都是你主动的,我也是逼上梁山哦。”
  夏玉莲又羞又气,在女婿的背上使劲扭了一下,恨声道:“得了便宜卖乖的小畜生,你要这么说,就快点拔出来,我不让你肏了。”
  “嘻嘻,我的好妈妈,女婿逗你玩哩。”林少杰抱紧丈母娘的娇躯,屁股如打夯机一样猛烈撞击着,又柔情蜜意地吻上了岳母的红唇。
  “唔~~~ ”女婿的吻很甜蜜,夏玉莲马上转怒为喜,跟林少杰深情地长吻起来。
  方天成看着这一切,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耳边却传来女儿的娇嗔:“爸,你动动呀。”
  方天成不敢怠慢,马上迅速地抽插起来。少妇的阴道带给他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,何况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快感如涨潮的海水一波一波强劲地冲击着堤坝,很快,久违的射精冲动袭来,他控制不住地在女儿的阴道里喷射出了股股浓热粘稠的精液。
  正沉浸在父女乱伦的刺激之中的方如烟,蓦然发觉父亲已经草草结束了战斗,心里很委屈,腻声撒娇:“爸,你怎么……”
  夏玉莲在一旁心知肚明,对女儿说道:“烟儿,别怪你爸,他多少年没成功过了,今天能射精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。是不是,老方?”
  方天成满足地趴在女儿身上,激动地说道:“是啊,这种射精的快感我都快忘记了。今天真的要谢谢烟儿,让我重新尝到了这种美妙的滋味。”
  方如烟这才释然,对着父亲嫣然一笑,伸出一双粉臂搂紧了父亲的庞然身躯。
  林少杰年轻气盛,可不想轻易缴枪,他的鸡巴翻飞,大开大合,尽情玩弄着身下的美妇。
  一旁的父女俩此时已经偃旗息鼓,便津津有味地看这边的好戏。
  林少杰抽出鸡巴,将岳母翻过来,在肥嘟嘟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夏玉莲就会意地跪趴在床上,翘起屁股。林少杰满意地一笑,跪在岳母身后,将湿漉漉的大鸡巴使劲插进夏玉莲洞口大开的肥屄里。
  这种“狗交式”很羞人,也很淫荡。随着两人拉锯般的快速结合、分离,“啪啪”的肉体撞击声分外刺耳。林少杰还嫌不过瘾,肏了一会儿后,他仰躺在床上,细长的大鸡巴像灯塔般竖立在胯间,冲岳母一招手,色迷迷地说道:“妈,你上来肏我。”
  夏玉莲咯咯一声浪笑,瞟了一眼正在一旁观战的丈夫,顺从地跨坐在女婿身上,伸手将鸡巴扶正,对准自己的屄眼儿,屁股向下一坐,一根二十厘米长的鸡巴就消失在她的胯间。
  夏玉莲将屁股转圈碾磨了几下,鸡巴就摆正了位置,她开始大起大落,用阴户套弄女婿的阳具。旺盛的淫水一波一波地分泌出来,沿着阴茎流到林少杰的胯间,打湿了乱蓬蓬的阴毛。夏玉莲闭着眼睛沉浸在交欢的快感里,双手还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助兴。
  林少杰躺着坐享其成,岳母的阴道很滑腻,略显宽松。他正觉得美中不足的时候,忽然夏玉莲停止了起落,开始了夹裹。阴道的肌肉很有力,一松一紧地咬合着阴茎,这种刺激让林少杰大呼过瘾,竟然按捺不住射精的冲动,无奈地缴枪了。
  一股股精液如滚滚洪流灌满了夏玉莲阴道,如同多年干涸的河床终于迎来了久盼的甘霖。滚烫的精液不仅滋润了夏玉莲的阴道,也温暖了她的寂寞芳心,就像小草迎来了春天,开始茁壮生长起来了。她娇喘微微地抱紧了女婿,感受着年轻男人身上散发的热力,竟有些难分难舍了。
  当风平浪静,四人相视而笑,恍恍惚惚的谁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就发展到这种地步。但木已成舟,每个人都很快乐,那就这样吧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林少杰就此在岳父母家安营扎寨,像探险者发现了新宝藏,兴趣盎然地品味着岳母的身体带给他的新鲜快感。
  方天成终究还是放不开,提议分房睡。只不过床上的伴侣已非故人,两边倒也相安无事,各自寻找自己的欢乐。


  春节假期过后,方天成白天就去市府上班了。林少杰却无心工作,仍旧天天呆在岳父母的家里,跟夏玉莲打情骂俏,恣意取乐。
  这可苦了方如烟,看着自己的母亲和老公恋奸情热,自己倒好像成了局外人,不由得芳心失落,醋意顿生。
  晚上跟父亲欢好之际,方如烟就向父亲提出让他歇假在家陪她。方天成无奈地说,市里现在工作很繁杂,他腾不出手来休息,不能因为金屋藏娇而影响工作。
  而且方市长还对女儿这个新上位的小情人透露了一个绝密的消息:由于担心彗星靠近地球时巨大的引力会引发海啸淹没滨海市,市里的高层领导在龙凤山顶秘密建造了一所特殊建筑,因为只能容纳百人左右,名额极其有限,所以严格保密,由军队施工,对外谎称是军事设施——说起来,谁不贪生怕死?哪怕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。
  方如烟既无奈又觉得憋屈,白天在母亲和老公面前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。还是当妈的懂女儿的心思,夏玉莲就劝女婿别冷落了娇妻。林少杰也知道一个浅显的道理:只有家里红旗不倒,才能外面彩旗飘飘。
  于是白天在方家,3P的好戏就经常上演,林少杰枪挑母女尚且游刃有余。三人皆大欢喜,纠纷自然平息。
  一次战罢,林少杰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,得意地对妻子说:“如烟,以前咱们在床上说的那些话,现在看来正在逐步实现。这不,我肏了你妈,你爸也得到了你。”
  方如烟忽然想起一件事,问丈夫:“少杰,你还说过要让公爹肏我,你肏你亲妈,难道也不是说着玩的,你真的想这么做?”
  林少杰并无顾虑,坦白道:“只要你情我愿,大家快乐,怎么玩都可以啊。
  我妈这么多年很可怜,我也想多尽些孝心,让我妈开开心心地度过最后的这段日子。”
  夏玉莲也同情地说道:“你妈自从进了林家,就好像被软禁起来了。也就是你妈脾气好,什么事都忍气吞声——要是我,才不管这一套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  方如烟不情愿地说:“可我对公爹并不是很感兴趣,我还是喜欢我爸这样的男人,有风度有气质,在一起既贴心又安心。”
  “我不会勉强你的。不过我喜欢我妈,而且前些日子也跟我妈挑明了,她同意我追求她。如烟,你可说过支持我的,不能扯我的后腿啊。”
  母女俩都吃惊地看着他,夏玉莲喃喃说道:“我还真没看出来,亲家母也这么开放……”
  方如烟羞道:“我知道我没脸说你,毕竟我跟我爸都这样了。我只是担心你女人多了,就不喜欢我了。”
  林少杰爽朗地大笑:“哈哈,你是对咱们之间的感情不自信,还是信不过老公的性能力?你看多了你妈后,我对你是不是更好了?你放心吧,我不会冷落你的。而且,你也可以发展自己的队伍啊,不必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。”
  方如烟啐道:“呸,我可没你这么花心。”
  林少杰乐不思蜀,可急坏了林家的人。妹妹林晓婉几次打电话让哥哥回家陪她玩,但林少杰都婉拒了,他不想因为看到父母恩爱的样子而闹心,何况在方家他还没玩够呢。
  冯美玉给儿子打电话,说林福海也想他了,让他早点回家多陪陪老爸。知道父亲过了元宵节又要出门,林少杰答应在父亲走之前回家,然后调皮地问:“妈,你想不想我?”
  “妈要是不想你,能给你打电话?你个没良心的,嘴上说多喜欢我,连个电话都不打!”
  林少杰也知道冷落佳人了,于是元宵节就带着妻子回了林家别墅。
  一进门,林晓婉就扑到了哥哥怀里,撒娇道:“坏哥哥,想死我了,这么多天都见不到你的人影儿,妹妹都要害相思病了。”
  大家哈哈大笑,都习惯了这个疯丫头的疯言疯语,倒也没人当真。
  但冯美玉看儿子的眼神却不太正常,林少杰看出妈妈吃醋了,不自然地推开妹妹,强笑道:“傻妹妹,害相思病也别害到哥哥身上,那你就真是害死哥哥了。”
  林晓婉很纳闷:“为啥?”
  “因为哥哥只能看不能吃,这不是急死人吗?”
  大家又被这个调皮鬼的话逗笑了,连冯美玉脸上的阴云都不见了。林晓婉还不服气地嘟哝了一句:“想吃就吃呗,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儿了!”
  林福海看着儿媳,眼睛也发出了异样的光彩,关心地问道:“烟儿啊,在娘家这几天住得好不好,开心不开心?”


  方如烟对公爹乖巧地一笑:“挺好的,谢谢爸。”
  “先别忙着谢,等会儿爸有好东西给你。”
  方如烟知道公爹一向大方,这次不知道又要给她什么贵重的礼物,于是很感兴趣地问道:“是吗?我看看。”
  林福海却卖了个关子:“别急,少不了你的。”
  晚饭后,大家围坐在客厅看着高清投影,林福海坐在方如烟身边,忽然在她的小手上轻拍了一下,然后起身走向卧室。
  方如烟会意地起身跟过去,看到林福海拿出一个首饰盒,见到她进来,柔声说道:“烟儿,把门关上,给你看样好东西。”
  方如烟将门虚掩,走到公爹身边。林福海打开首饰盒,拿出一挂珍珠项链,对儿媳说道:“这上面的珍珠别看大小不一样,也不是很圆,颜色也不太亮,可这些珍珠都是野生的,非常难得。还有这个挂件,是一块古玉,专家说是宋朝的,这还不稀奇,关键是这块玉在五台山由老和尚开过光的。”
  方如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她懂得这串项链和玉的价值,眼睛放光,惊喜地问道:“爸,你要把它送给我?”
  “是啊,珍珠和玉都是宝物,能滋阴养颜,对女人很有好处。烟儿这么漂亮,戴这个最合适不过了。来,爸给你戴上。”林福海说着打开项链,双手拿着伸到方如烟的身后,将儿媳圈在了怀里。
  “嗯。谢谢爸!”方如烟乖巧地倚在公爹的胸前,两个人的身体若即若离,很自然地轻微触碰。
  林福海的手有点颤抖,好不容易才给儿媳戴好项链,身子一晃,胸脯就碰到了儿媳胸前的两座肉丘,一种弹软的肉感传来,林福海血往上涌。
  方如烟也觉得这种情形很暧昧,她不露痕迹地从公爹怀里挣脱,嫣然一笑,说了声:“爸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就一扭身走了出去。
  看着儿媳屁股摇摆着从跟前消失,林福海怅然若失。
  方如烟回到客厅坐到了丈夫身边,林少杰奇怪地问她:“刚才爸把你叫过去干嘛?”
  方如烟示意丈夫看她刚戴上的那挂项链,得意地说:“爸送了我一件首饰。”
  林少杰仔细看了看,点头说道:“东西倒是不错,就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啊。”
  言外之意谁都能听懂,方如烟羞红了脸,在丈夫的胳膊上扭了一把,不再说话了。
  林家父子的卧室相邻,林少杰几乎每晚都能听到隔壁传来的父母欢爱声。他真的佩服老爸,年近花甲了,还这么老当益壮。同时,心里也酸溜溜的不舒服,因为他要追求的女人现在正躺在别的男人身下。
  元宵节刚过,林福海就急着出门,柳悦母女从老家返回了,他急着去跟她们相会。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私生女小燕子身上,简直连一天都不想多等。
  父亲走后,林家又成了林少杰的天下了,他可以专心致志地追求冯美玉了。
  都说小别胜新婚,跟儿子多日不能单独相处的冯美玉也焕发了春机,跟儿子眉来眼去、暗送秋波、打情骂俏、私通款曲。林晓婉又跑出去野了,冯桂芝仍是闭门静修,方如烟觉得无趣,也感到自己有些碍事,正好妹妹方如云回来了,打电话让她过去住,她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了。跟老公告别的时候,林少杰并不挽留,他现在正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妈妈身上,巴不得妻子走了清净。
  细心的保姆陈嫂看出了端倪,觉得冯美玉和林少杰母子之间的亲热有些过头了。但她却没心思管这些,女儿就够她头疼了。
  小芳在上学期间就早恋了,去年上初二的时候跟班里的体育委员初尝禁果,之后便如胶似漆,屡涉爱河。但小芳来到林家后几乎跟外界断了联系,平时连出去玩的机会都很少,情窦已开的少女哪耐得住这种寂寞?自然是牢骚满腹,心也不安分起来。
  陈嫂也是从少女时代过来的,自然知道女儿的心思,可又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  她不敢让女儿去外面疯跑,一是社会不安全,二是也对不起保姆这份工作。
  最好的解决方法自然是在女儿身边给她找个意中人,才能让她心有归属,不再烦闷。可林家除了林少杰以外,也没别的男人了。林少杰是个花花公子,对女儿这样的妙龄少女应该感兴趣,陈嫂也有意撮合,跟女儿暗示一番后,小芳也很心动。
  小芳知道自己这种穷人家的女孩子最好的出路就是嫁个好人家,哪怕是给林少杰这样的人做二奶也不错,一辈子吃喝不愁,尽享荣华富贵。正当她要主动迎上去的时候,发现林少杰的心思全在冯美玉身上,对她的挑逗居然无动于衷。


  陈嫂母女还不知道世界末日的事,对林家母子的游戏也莫名其妙。女儿的攻势受挫,陈嫂也很着急,却没什么好主意。
  情人节快到了,林少杰打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一举攻破母亲的防线。最近,他频频约母亲出去,吃饭、看电影、逛公园,两个人从拉手到拥抱,一切都在朝预定的目标前进。
  当冯美玉听儿子说要约她共度情人节时,她有些犹豫了,跟儿子商量:“情人节就在家里过吧?去外面太扎眼,万一让你爸的人看出什么不对劲了,咱们就完了。”
  林少杰笑眯眯地把母亲搂进怀里,在她的粉脸上亲了一口,情意绵绵地说道:
  “我的美人儿,你就放心吧。你忘了新世纪大酒店是咱林家的产业了,找个安静的地方对我来说太容易了。你知道酒店顶层我的办公室旁边就有一个小酒吧,我安排人布置一下,保证温馨、有情调,还不会有人打扰。记得到时候你打扮漂亮点儿,我们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过情人节哦。”
  冯美玉开心地一笑:“好啊,我每天都去你岳母开的美容院美容,到那天我再打扮一下,保证不给你丢人。”
  林少杰暗想母亲还不知道他已经勾搭上了丈母娘,得意之余忽然想起一个问题,叮嘱道:“去那个美容院不许找男技师。”
  “哈哈,我知道了,小醋坛子。”冯美玉对儿子连这种干醋都吃感到很好笑,同时心里也很满足,充满幸福的甜蜜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2 月14号,西方的传统节日情人节。随着中国与国际接轨,这个节日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熟知,情侣们更是注重,鲜花店、咖啡厅、时装及珠宝店都趁机大发横财。
  富贵山庄11号别墅内,早晨的阳光暖暖地照着室内大床上的一对男女。
  男主人刘大龙上班去了,床上躺着的是他的妻子赵秋萍和儿子刘建军。这一对继母子其实早就勾搭在一起了。
  赵秋萍的前夫本来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因交友不慎,被损友引上了吸毒的不归路,家产很快败光,继而走上了贩毒的道路。他因为携带大量毒品被当场抓获,看来判死刑是在所难免了。
  赵秋萍高中没毕业就被前夫勾到了手,婚后倒也享受了一段甜蜜时光。随着丈夫染上毒瘾,便冷落了她,不但荒废了夫妻性事,平时对她也是爱答不理。丈夫进了局子,念在夫妻往日的情分上,赵秋萍四处托人求情,希望能保前夫一条命。
  当时赵秋萍手里也没钱,家里值钱的东西早被老公折腾没了,所以求人办事就很难。四处碰壁后,有个好心人介绍赵秋萍认识了公安局长刘大龙。赵秋萍就像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使尽浑身解数接近刘大龙。
  刘大龙丧妻多年,埋头工作的他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孤独地度过了,但赵秋萍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的心动了。这个少妇浑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风韵,撩动了他心中那根琴弦。而赵秋萍对刘大龙的印象也很好,这个男人威武大气,前夫与他相比简直就像太监。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,竟然将案子忘在了一边。本来赵秋萍就跟丈夫的感情淡漠了,之所以四处找人就是尽一点夫妻情分而已——如今找到了下家,丈夫的死活好像也不怎么重要了。
  毒品案历来是重案,前夫很快被枪决了,赵秋萍随即嫁给了刘大龙。没人对此有异议,因为人家也是合理合法的,只有刘大龙的儿子刘建军对此排斥,毕竟后妈进门,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不太容易接受的事实。
  然而几次相处下来,刘建军的敌意就渐消了,继母漂亮又温柔,对他关怀备至甚于亲生母亲。日久生情,刘建军对这个新的家庭成员也慢慢由排斥到接受再到喜欢,甚至对这个后妈有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。
  赵秋萍对刘建军也是从心眼里喜欢,她没有生育,所以对这个很有气质的艺术男孩视若亲生,百般呵护,几乎到了溺爱的程度。赵秋萍虽然才比刘建军大十岁,更像是一个姐姐,但她对刘建军的爱却是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。
  什么时候两个人这种感情发生了质变呢?应该是那次艺术摄影吧。
  刘大龙是个忙事业的人,娶了娇妻后就认为尘埃落定,不再精心呵护了。他天天不着家,出差加班值夜班都是常事,这可让赵秋萍这个空闺怨妇寂寞难耐,跟老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跟刘建军的多——两个人倒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,赵秋萍情感的天平发生了倾斜。
  刘建军对此心有灵犀,他也起了越俎代庖的心。精心策划之后,他劝继母拍一套艺术摄影,说是由他亲自操刀,留下继母美丽的青春。


  赵秋萍闲极无聊,被他说得心动,于是一天晚上和刘建军来到影楼。所有员工都下班走了,偌大的影楼只有这对男女。刘建军亲自为继母挑选服装,在她换衣服的过程中还擅自闯入,帮她更衣……赵秋萍觉得羞臊难当,却也没有开口拒绝刘建军的好意。
  刘建军在拍摄过程中很卖力,衣服也换了一套又一套,从晚礼服到泳装。最后刘建军劝赵秋萍拍一套全裸的艺术摄影,这样才能更好地留下青春的印迹。
  赵秋萍起初不好意思,但最终还是被说动了。当她一丝不挂地躺在纯毛地毯上,刘建军过来帮她摆姿势时,两个人的身体有了不该有的接触。
  接下来频繁换姿势,两个人的身体接触也越来越多,敏感的赵秋萍对刘建军几乎是明目张胆的动手动脚由害羞到期待,两个人的眼神对视时,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。
  终于,刘建军的手攀上了她涨挺的乳房,赵秋萍一声娇哼,刘建军的嘴就印在了她的红唇上。接下来的过程就不用说了,每个人都能想象得出来,孤身男女共处一室,干柴烈火一碰就着。赵秋萍长久压抑的欲火彻底地燃烧起来,刘建军高超的床上功夫让她深深地迷恋上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  两个人明铺暗盖,就在刘大龙的眼皮底下过起了夫妻生活。因为赵秋萍深居简出,富贵山庄又很少有外人打扰,所以两个人的奸情一直没有曝光。
  今天是情人节,家里又是二人世界,所以他们就在刘大龙的床上无所顾忌地亲热起来。
  赵秋萍总能从刘建军身上获得最大的满足,她爱死了这个小情人,对刘大龙倒是敷衍了事了。
  床上的两个肉虫仍忘情地纠缠在一起,赵秋萍已经来了五次高潮了,泛滥的淫水已经把她胯下的床单都湿透了,她心疼地对刘建军说:“军,累了就先歇歇吧,时间多着呢,咱们慢慢玩。”
  刘建军知道赵秋萍欲望很强,他也不敢一下子耗尽体力,于是暂且鸣金收兵,翻身下马躺在继母身边,轻轻揽住这个惹人疼爱的美妇,情意绵绵地说道:“秋萍,今天是情人节,我们晚上去外面吃饭吧。我等会儿出去在美乐西餐厅订个房间。”
  赵秋萍却用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,摇摇头说道:“还是在家里吧,去外面人多眼杂的。你有这份心,我就知足了。”
  刘建军想想也有道理,便又说道:“那我去给你买玫瑰花和巧克力。”
  “不用了,我不在乎这些形式。再说你买了玫瑰花,老刘看到后我怎么解释?”
  “嗨,我就说是给杜月买的,放在客厅,你心里明白我是给你买的不就行了?”
  “这样啊,倒也可以。你真聪明,宝贝儿!”赵秋萍心花怒放,在刘建军的嘴上亲热地吻了一下。是啊,哪个女人不爱火红的玫瑰花啊,尤其是情人送的。
  赵秋萍忽然想起一件事,问道:“对了,杜月今天回来吗?”
  “她啊,估计这两天还回不来。算了,不提她了。”刘建军对自己的妻子没什么感觉,听到这个名字就有些扫兴。
  杜月在审计部门工作,经常出差。她是一个典型的贤惠型妻子,却不懂什么情趣,尤其自己的丈夫是这样的花心男人,夫妻注定是貌合神离。
  “萍儿,你再给我亲亲鸡巴,咱们再干一炮。”
  赵秋萍妩媚地一笑,俯到刘建军的胯间,爱怜地握住年轻人的鸡巴,慢慢地含进口中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晚上六点,新世纪大酒店顶层,一个穿风衣、带墨镜和口罩的女子从专用密码电梯上来,径直走到总经理办公室旁边的一个房间门前,轻轻地敲了敲门。
  房门打开,西装革履的林少杰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迎接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  冯美玉赶紧闪身进去,把门关上,然后迫不及待地投进了儿子的怀抱,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  房间内,轻柔低缓的萨克斯音乐、粉红色的壁灯营造出暧昧的情调。满屋子的红玫瑰发出甜甜的香气,让人沉醉。长条形的餐桌上,几样精致的菜肴在烛光下份外勾人的食欲,一瓶法国红酒已经打开,两个高脚杯里斟满了鲜红的美酒。
  冯美玉脱下风衣,摘下墨镜和口罩,白色的羊绒衫和红色的羊毛裙勾勒出她的动人曲线,在儿子半搀半抱下,坐在了餐椅上。林少杰在对面坐下,举起酒杯,深情地说:“美玉,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让我们开心地度过这个美妙的夜晚。”
  儿子未经她同意就喊了她的名字,但冯美玉却并没觉出不妥,她被这个房间的情调所陶醉,也端起酒杯和儿子相碰,轻启樱唇柔声说道:“谢谢你,少杰。”


  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对儿子的称呼由“小杰”变成了“少杰”,两个人的辈分似乎因称呼的改变而平等了。
  美酒佳人,烛光晚餐,情人节的情调在密室里氤氲弥漫。一瓶红酒在两个人的轻声细语中很快就喝光了,冯美玉的脸飞红霞,醉眼迷离,轻飘飘的感觉使得全身放松,舒坦极了。
  林少杰起身关闭了灯光,室内只余烛光的微亮。他来到母亲身边,躬身伸手,笑容可掬,像个英国绅士般很有礼貌地发出邀请:“美女,可以陪我跳个舞吗?”
  冯美玉嫣然一笑,将手递到儿子的手掌之中,起身随着儿子来到了屋中间。
  林少杰将母亲揽进怀里,随着轻柔的音乐慢慢踱起了舞步。
  冯美玉觉得身子发软,随着儿子手臂逐渐加力,她慵懒地伏到了儿子的怀中。
  儿子高大的身躯,宽广的胸怀让她有了一种莫名的温暖和安全感。她轻轻地闭上美目,随着音乐摇晃着欣长的身躯,沉浸在一种飘飘然的美妙感觉中。
  林少杰的嘴唇轻轻吻上了她的脸蛋儿,温暖甜美的感觉让冯美玉心神荡漾。
  儿子的嘴唇滑过脸颊,吻上了她的樱唇,她也忘了推拒,任他的嘴唇盖在了她的红唇上。
  这是母子之间第一次接吻,林少杰心中大喜,温情脉脉地跟妈妈亲吻着,俏皮的舌头伸出来撬开了冯美玉的双唇,钻进了女性温暖的口腔,像一条小鱼一样欢快地四处游动。
  母子的亲吻看似突然,其实是多日来感情发展的必然结果。冯美玉从开始时的被动到后来被儿子高超的接吻技巧所征服,母子的亲吻越来越热烈。两人停止了舞步,沉浸在情欲之中,浑然忘我,心醉神迷。
  林少杰将妈妈带到了长沙发上,热情地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,激情地深吻。
  冯美玉发出了动情的娇喘,更刺激了林少杰的情欲。他的手攀到了母亲的胸前,色迷迷地摸揉着母亲的一对乳峰。
  冯美玉并不认为这是儿子对她的轻薄,对着小情人轻骂了一声“小色鬼”,就任由儿子放肆了。
  林少杰摸了两把还嫌不过瘾,大手就从腰部伸进了妈妈的怀里,推开乳罩的遮挡,直接摸到了肉丘。饱满肥嫩的肉感让他性欲高涨,他一边撩高冯美玉的上衣,一边在妈妈耳边央求道:“我要看看。”
  冯美玉身子发软,就没有阻挡儿子。上衣撩开后,林少杰的一双色眼就盯在了妈妈的酥胸上,不但用手乱摸,还凑上去张嘴含住了娇挺的乳头。
  冯美玉一声娇呼,男人的大嘴和宽厚的舌头对她的乳房呵护备至,酥痒的刺激从乳房传遍全身,她的欲望更盛。虽然林少杰从小就吃她的奶,但婴儿是因为饥饿,她那时候只有母爱的怜惜,并没有别的感觉。可现在长大成人的儿子这次是赤裸裸的挑逗,心理感受自然不同,性神经便自发激活了,新鲜的性刺激让寂寞的中年美妇春情大发。
  看到妈妈在他的撩拨下发出了曼妙的呻吟,身子也饥渴地扭动如蛇,林少杰知道自己今天会得逞了。他不动声色地解开冯美玉裙子的搭扣,小心地脱下了妈妈的裙子。
  冯美玉觉出下身的异常,发现裙子已经被林少杰脱下,也就认命了。当儿子的手侵犯她的胯裆中间那女性最隐私的部位时,她的心里第一次泛起了一种强烈的渴望,害羞地闭上了眼睛。
  林少杰惊喜地发现妈妈今天穿了一条窄小的丁字内裤,挡住关键部位的小小布片已经被渗出的淫水所浸湿,欲盖弥彰地凸显了肥嫩阴户的峰峦沟壑,上方阴丘长满了细柔的阴毛,有几根从丁字裤里探头探脑,好奇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,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  林少杰凑近闻着妈妈隐秘之处的独特气息,轻轻撩开那块布片,仔细观察着妈妈的外阴。那是他出生的地方,是人类生命之源,是男人魂牵梦萦的私密花园。
  看来妈妈的性生活并不频繁,爱洗澡的她又精于保养,所以冯美玉的阴户显得年轻漂亮,两片深红色的阴唇紧紧包裹着一条细长的阴缝儿,小巧的阴蒂红卜卜地挺立着。
  热烘烘的骚气刺激着林少杰的性欲,他张嘴轻轻吻住了那颗害羞的阴蒂,伸出舌尖温柔地呵护这棵小嫩芽。冯美玉发出一声舒畅的娇吟,一股爱液喷涌而出,两条腿分得更开了。
  爱液沾湿了两片阴唇,恰如花瓣含露,份外妖艳迷人。林少杰的嘴顺流而下,含住了这两片玫瑰花瓣,细细咂摸着女阴的味道。
  冯美玉并不是第一次尝到口交的滋味,但年轻的小情人带给她的感受却与貌合神离的老公不同,林少杰的轻恋蜜爱让她感受到情郎的绵绵爱意,女人的幸福感油然而生,甜美的爱液更是源源不绝地急促分泌。


  林少杰没想到妈妈的阴户如此美味,那些咸乎乎的热液让他如饮甘露,他的舌头钻进了缝隙之中去探索爱液的源头,粘滑柔嫩的阴道粉肉让他的舌头大快朵颐。
  林美玉已经情难自抑,阴户如花朵绽放,不由自主地翕张……羞处被情郎的舌头肆意侵犯,让她顿感阴道内空虚难耐,亟需填塞。
  林少杰的阴茎早就涨得铁硬,几欲破裤而出。妈妈现在这种鱼在砧板任人宰割的样子让他兴奋,看来今天的计划很顺利,他就要在情人节这天得到冯美玉这个大美人了。
  他迅速地解开裤子,掏出了大鸡巴,在没有征求妈妈同意的情况下就顶在了冯美玉的阴门上。
  滚烫的热气和硬实的触感让冯美玉心里一惊,作为过来人,她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来造访她的神秘洞府。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,她睁开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定定地看着儿子。
  妈妈的目光清澈又朦胧,满含着疑问,却又有一种期待。林少杰知道冯美玉心里的不安和对爱的渴盼,看着妈妈的眼睛,他温情脉脉地说道:“美玉,我爱你,我要给你真心的爱!你愿意接受这份爱,让我真正拥有你吗?”
  (第四章完,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