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正文

青清白衣凝华行

作者:admin人气:1550来源:

  我叫杨剑,是凝华宫的少宫主,凝华宫全部由女子组成,当然本少爷除外。
  本少主是宫中唯一的男丁,也是我母亲凝华宫宫主霞玉仙子的宝贝儿子。
  我从小在宫中无忧无虑地长大,我可以随心所欲,做任何想做的事,甚至只要我想,整个凝华宫除了有限几个人之外,全部可以成为我的女人。我虽然知道这些规矩,但是我并不懂男女之事。一直在那年,母亲霞玉仙子送给了我梅兰竹菊四个美丽的小丫头,并派人让我明白了男女之事,四个小妮子成了我的丫鬟兼女人。
  我不明白四君子的美名为何要用到四个小妮子身上,但我很享受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光,自从破去她们的处子之身成为我的女人之后,一直是我床第间最好的伴侣。
  就像现在我在床榻上,和梅儿巫山云雨,她躺在我的身下,身体白皙,她的乳房像两座圆圆的山峰,双腿两旁分开。我搓揉着她胸口两坨软软的乳肉,下身肉棒往她身体里冲撞了几下,带起她婉转的娇啼。
  她的阴户上方生着一小撮毛发,大阴唇油光水亮,小小的小阴唇形状美好,在我青筋凸起的肉棒抽动中一开一阖。整个花房是濡湿的,不停地花蜜流泄。
  我在梅儿身上快速挺动着,柔媚的人儿发出甜美的呻吟,我连续地抽动着,梅儿渐渐到达愉悦的至境,最后登上高潮,泄了身子。
  高潮之后我放开了她的身子,对着一旁的兰儿招了招手。兰儿来到我面前,她背对着我在我身前趴伏着,屁股微微撅起。在四女中兰儿的屁股是最好看的,又大又圆好像两个月亮,我抚摸着她的臀部,将肉棒顶到她的阴户插了进去。
  随着我的深入,我明显感觉到她里面在收紧,接着我抱住她的臀部,开始用力撞击起来。撞了几十下之后,兰儿也开始呻吟起来,我愈发快速地在她体内冲撞,我的身体和她的臀部相撞发出「啪啪」的声音,圆润的屁股变得一片通红。
  兰儿也承受不了我多久的插干运动,她很快也尖叫着达到了高潮。
  排第三位的小妮子竹儿,我和她通常玩的是女上男下,就是我躺着她骑在我身上。我很享受这种最不耗力的交合方式,因为她不耽误翻云覆雨,我可以摸摸她的乳房,玩弄她的阴蒂,还可以看到她在我身上起伏迷醉的表情。这次我也照样在竹儿身上大饱手足之欲。竹儿在我身上起伏良久,终也泄出大量花蜜,败下阵来。
  和最后的菊儿交欢我用的是一种能将肉棒插入最深的方式,我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,把她的身体折叠起来,由上而下不停地干着她。
  每每在我疯狂地冲刺里,菊儿会发出愉悦的尖叫。每次交合到了菊儿这里已经接近尾声,在菊儿体内疯狂抽动着,我感觉到了崩溃的边缘,到了最后激情勃发的一刹那,我会停止交合,菊儿会跪伏到我身前,将我的肉棒含在嘴中,用柔软的唇舌温柔抚慰他……接着我会在她的樱桃小口里将我积蓄的大量精液全部射出,菊儿会把精液温柔吞下,然后帮我舔舐干净肉棒,最后她对我嫣然一笑。这些并不是我要求菊儿为我做的,只是她觉得这样会让我更舒服,并喜欢上了这种方式。我和我的侍女间的盘肠大战就结束了。
  行走在宫中的甬道里,我感觉十分的惬意,与四个乖巧伶俐,和我心意相通的侍女进行一场美好的交欢,这样的生活让我很满意,我的要求并不高。
  迎面走来了一队人,她们腰间配剑,神情肃穆,我知道这是凝华宫里的巡逻队,负责宫中守卫,为首的侍卫长沁冰,她长得剑眉凤目,英气逼人。
 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常常对这个冷冰冰、但美艳的女子有感觉,只是一直没有动作。直到我懂得男女之事后,我才明白对她的是爱慕之情,开始考虑下一步动作。看着迎面来的沁冰,或许她会是我第一个主动下手的女子呢,我心里微笑着。
  沁冰见到我抱剑行了一礼:「少宫主。」接着不发一言。其他侍卫也是匆匆行了一礼,然后在沁冰的带领下而去。我笑了笑,并没对她们的倨傲产生意见,这些负责宫中安全的侍卫一向眼高于顶惯了。而沁冰,我想她是不习惯跟人打交道吧。
  现在我要去的地方是我师父的庭院,平时我会在她那里学习剑法。我的师父可是凝华宫数一数二的高手,外号霓洁仙子,她在宫中并无职位,不过身份极为尊贵。
  我的师父从小就教我练习着剑法,她是个千娇百媚的绝世美人,我除了一丝不苟地练习之外,还真的对她没有其他的心思,一来平时师父对待我很好,犯了错也不打骂我。二来她怎么也算是我的长辈,并且在宫中地位极高,对她起异样的心思,我还没有那个心气。


  每次师父教完我剑法,然后会跑到一旁托着腮发呆。
 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:「师父你在想什么?」她告诉我她在想她的爱人,脸上浮起幸福又羞涩而娇俏的表情。师父比我大了十多岁,每次看到她这个表情我总感觉不出和她年龄相差悬殊的差异,我总是把她当成心中的大姐姐,她除了有着一身成熟风韵之外,似乎还保持着少女特有的纯真。
  今天的练剑没有任何意外,首先我还是演示了一下师父教给我的所有剑法,然后她喂招,我接招,两个人打得衣袂飘飞,满天乱舞,直到确定今天的练习结束后,师父霓洁仙子又丢下我跑到一旁去了。
  我见怪不怪,只是从背后看着她。师父的身段非常美好,尽管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裳,我仍然可以见到下面的峰峦起伏。尤其是师父举手投足间,带着成熟的风味,有如熟透的水蜜桃。我的侍女和她一比显得青涩了些,好像青苹果。呃,我在想什么!
  我辞别了师父,回到了自己房中。
  几天以后,我不经意地闲逛,来到了翠叶亭的时候,意外发现侍卫长沁冰正也在这里。这妮子换上了一套不同于平时侍卫时的衣裳,正坐在亭中看着远处出神。
  (我的身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一个爱发呆的美人。)我轻轻走了过去对她打招呼:「沁冰侍卫长。」卸下侍卫衣装的沁冰此时似乎没有防备,被我的话语声冲击,有些慌乱地站起来,她似乎想对我行礼,双手在胸口抱拳。
  但她忘了这是她平时的家居衣装,两只宽大的袖子垂落在胸前,有些不伦不类,她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又想换回女儿家该有的礼节,一时又豪无头绪,不禁发了愁,最后她索性僵立在我身前。
  我并没有顾及这些,只是走到栏杆靠近她身边,说:「沁冰也在看这里的荷塘美景啊。」沁冰反应了过来,她手放了下来,冷冰冰地说:「少主也要看景色吗?沁冰是否打扰了少主?」我缓缓挨近她,说:「沁冰,我们一起看吧,可好?」对于我的接近沁冰似有不适,她依然立着不动,说道:「沁冰不敢与少主平起平坐。」不知什么时候,我摸上了沁冰的小手,她的手带着一丝凉意,很软。
  「沁冰,在本少主面前没有什么尊卑之分,你就与我一同欣赏好了。」沁冰对我的接触有些排斥,她冷冷地说:「请少主顾及自己的身份。」我左臂弯过去搂住了她的纤腰,嗯,很柔很软,我说:「为了宫中日后的事务,我想和沁冰侍卫长亲近亲近。」沁冰对我的搂抱大感不适,她推拒着我:「啊!少主,你从来不对沁冰如此的,今日为何?请你放开沁冰。」我非但没有放开,还在她的腰肢轻轻抚摸了起来:「沁冰,你知道吗,我注意你很久了。」当然我除了摸她的细腰外,并没有其他动作。
  沁冰怔了一怔,说:「沁冰何德何能,实在担当不起。」我将头凑到她的鬓边,一边呢喃着:「沁冰侍卫长,你是如此美丽,如此动人,少主经常想起你的倩影,每每夜不能寐。」我一口含住了她圆润的耳垂,在口中捻动。
  「啊!」沁冰发出一声低呼,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躯绷紧了,她连连抗拒着我:「不要,少主不要这样。」不知道是那句话,还是我对她的动作让她如此。
  她敏感的耳垂被我舔动着,我清楚地看到她粉面上满布红霞,接着我开始往下,用舌头轻轻舔着她柔嫩的脖颈。
  对于我的攻势沁冰大感吃不消,这次她又「啊」地低低发出一道呼声。我能分辨出不同于刚才的惊呼,这是一道愉悦的呻吟。我很明显地感觉到手里的身子变软了。
  我继续不停,从她的脖颈吻到了她的下颌,然后在她珠玉一般的面容上亲吻起来。当然,我并没有亲她的樱唇。同时我的双手也在做着其他动作,我伸到了她的身后,揉起了她两团柔软的臀肉。我的动作轻柔而舒缓,对于沁冰这样的心高气傲的女子,如果动作太激烈的话可能会引起她的强烈反抗,甚至落跑。
  我不停地亲吻沁冰,同时双手不停抚摸她。
  沁冰发出无意识的「嗯,啊,哦」的愉悦呻吟,口中同时还在说道:「好奇怪……少主,请不要对沁冰如此……啊……」我的手抚上了她胸前的乳峰,将顶端两颗圆珠放在手指间不停把玩,沁冰连续发出呻吟,身躯后仰。她的反应让我想到她可能没有经过人事。
  胸口被袭,沁冰身子都酥软了,已经块站不住了,我搂抱着她将她的娇躯放在了亭中的圆桌上,双手在她胸前搓揉起来。沁冰柳条一样的身体不停在石台上扭动着。


  平时冷冰冰的美艳侍卫长此时在我抚摸下满面红霞,春情勃发,婉转着身子娇颤啼鸣,我喜欢这一幕,让我很有成就感。然而好景不长,沁冰终是惊醒了过来打开了我的手惊呼:「少主,你怎么能对沁冰如此。啊!我怎么会躺下了。」趁着她春情未散,脸上还有迷醉,我轻轻地吻了她一下:「沁冰,本少主情不自禁和你发生了接触,沁冰,我的好冰儿,本少主想你想的很苦,做我的女人好不好?」沁冰终于清醒了。她连忙推开我,说:「啊!不,少主不可以,沁冰不做你的女人。」我对她柔声说:「不要这么快拒绝,这样吧,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,三天之后我等你答复。」对于这个妮子,我知道不能一口吃下,需要慢慢来,今日的一番接触已经是她所能忍受的了,如果我真想此刻要了她,并不算太大的难事,但势必引起沁冰的不快,那样就享受不到乐趣了,日后化解也会流下阴影。我并不想破坏和美人之间的兴致。
  沁冰魂不守舍,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我的话没有,见我让开了身子,她捂着胸口冲出了亭子,似乎忘了她的武功,像小姑娘遇到侵袭,受难一般地逃走了。
  平时冷艳高傲的大侍卫长,露出的这一面,能看到的人不多吧。
  我站在她身后呵呵笑着。
  看着她的背影,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细线牵在了她身上,而线的这头在我手里,如果她是鱼儿,我想她逃不脱我的手心了。
  我转身负手独自看着荷塘的景色。
  第二章  冰(下)?? 沁冰避而不见。三天后我找到了她,看着一身侍卫装束,手握长剑的沁冰,我对她说:「沁冰侍卫长,三天时间到了,你的答复呢?」沁冰满面冰霜,神情冰冷,我感觉她似乎比之前更加冷淡了,她会不会变成冰块。
  她冷冷说:「少主,沁冰不知道要答复什么。」我说:「三天前的事,本少主说了让你考虑给我一个答复的。」我还没有说完沁冰就打断了我,显然她一直防备着,她说:「抱歉少主,沁冰不知道三天前发生了什么,我想是少主弄错了吧。」我看了看她白皙的脸颊,突然一把将她抱住然后按到了甬道的墙壁上。
  沁冰惊呼着道:「少主你做什么?」我邪邪笑了笑,双手开始在她身体上动作。
  沁冰挣扎着,她嘴中一边说着「少主不要」,「请少主顾及身份」,甚至和「少主我要动手反抗之类的话语」,一边不停打落我攀上她身体的双手。我心中暗暗好笑,这妮子说来说去就那么一套,而且嚷着要反抗,配剑一直就在身边,也不见她拔剑或者逃走,这情况不是很显然说明了什么。
  我将手攀上了她的胸前峰顶,隔着衣服大力搓揉她的乳肉。和上次的和风细雨相比,我这次是风卷残云,让她迅速体验身体的美好。
  沁冰仰头发出了一声难耐的呻吟,本来打断我的双手不知何时停了下来,只是抓住我的手臂,随着我上下摆动,已经不足以制止我的动作了。
  见她放弃抵抗,我动作开始缓慢起来,我用两指间夹住顶峰乳珠,五指抓住那团软肉,按一定的规矩揉动。沁冰愉悦地呻吟,挣扎的身躯渐渐静止,又转化为不安的扭动。我趁她陶醉,从她衣服缝隙里伸了进去,捉住了她的乳房。啊,我只感觉里面温暖无比,又滑又软,真是上好的一对乳房啊,我爱不释手。
  接着我在沁冰身上上下其手,弄得她娇喘吁吁。我亲吻着她的面颊,沁冰睁开迷离的双眸看了看我。我笑问她道:「沁冰侍卫长,现在你想起了你的答复了吗?」她又闭上了眸子,没有说话。
  我将她柔柔地抱起,然后在附近找了一间我的住处。
  我将沁冰放在白色的大床上,温柔地亲吻她,接着我开始脱她的衣服。宫中侍卫的衣服制式是一件外褂,一件内衫,下身一条长裤,一双袜子,我将这些全部脱下,然后拉下她胸口的束胸和下身的亵裤,沁冰就一丝不挂了。我满意地打量着这具渴望许久的身躯,然后我来到她面前对她软语温存,哄她不要抗拒我,接着我开始亲吻她的身体。
  将她雪白乳房顶端的粉红樱桃含在嘴中品尝着,她平滑的腹部被我的舌尖舔过,我在她修长的大腿上留下无数吻点,最后将她的双腿打开。
  这妮子的花房极为美好,大阴唇和小阴唇各在一起好像花瓣,而这朵在暗室里含羞盛放的花儿,正展现在我眼前。如果拿沁冰的和小丫头们的相比,并没有太大的不同,除了沁冰这块尚是未经开垦的处女地之外,别无差异。


  沁冰有些羞涩:「少主不要,不要……看那里。」既得到这块鲜香之地岂能放过,我伸上舌头开始舔她的花房,外部平静如常,当我挑开她的阴唇时,才发现她里面湿得一塌糊涂,春情泛滥。我将舌头探入她的幽径,时而左右逢源追逐她的两瓣阴唇,时而蝴蝶探蕊逗弄她的阴蒂。
  我热热的舌头刺激到了她,她想躲避,接着我的侵入让她双腿往中间夹紧,我一次次强行分开,她躺在床上羞耻地任我舔着她的花房。
  品尝女子阴户的经历不多,我并不能清楚说出沁冰的阴部味道怎么样,在我尽兴之后,对这块地方最大的感觉可能就是原始、未开化。
  我的衣服早在和沁冰的缠绵中脱尽,此时我轻轻跪到了她的双腿间,分开了她的腿。沁冰并未因我的动作有什么反应,我温柔地吻了吻她,然后在她耳边说道:「我爱你。」沁冰一怔,眸子中异彩连连,我分明看到她的胸脯起伏了几下,看来这句话对她起了一定的效果,情话能让女子柔情,值。
  我将高高耸起的肉棒对准了她的阴户,然后用力往里插进。处子的膣道是很紧窄的,我只觉一团柔软的肉把龟头包裹住,我前行了没多远,感觉到了阻隔,这是一层代表贞洁的处女薄膜,我向前顶了一顶,冲破阻碍进入沁冰身体。
  沁冰「啊」地发出一声闷哼,我能感觉到她里面的膣道在痉挛,在收缩。我尽量抚摸她的身体让她平复,肉棒继续往里行进着。我将肉棒齐根插入沁冰的身体里,然后开始抽出。
  我的目光落到我和她连接的下体,只见她美丽的花瓣上已经落上了红色的斑斑血迹,而我的肉棒上也沾染了一些鲜红,我将肉棒又插了进去,我们两人的性器都变红了。
  红色是否一直意味着一个纯洁的女子失去了处女身,和女子的第一次是否一定要用这种红色的交合来证明。在失去纯洁的同时要用这种伤心,凄艳的颜色来进行纪念。
  不管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在沁冰的膣道经过最初的适应之后,我开始大力抽动,开垦这片处女地。
  沁冰紧闭双目,双手扭着床单,任我在她身上抽插。
  或许是鲜血,或许是沁冰的爱液,我渐渐的感觉龟头在她身体里不那么干涩了,慢慢我放开心胸,将双手撑到沁冰两旁,下身用力在她身上挺松起来,我把她当做成我跟小丫头们在一起的时光,那么毫无顾忌,那么畅酣淋漓地交合。我的身体和她的相撞发出「啪啪啪」有节奏的声音。
  干了几十下之后,沁冰终于有了反应,她开始昂着头,发出了一些低微的呻吟,原本紧皱的眉头也化开了。我依然对着她雪白的身子拼命冲撞。
  在我的冲击下,沁冰的身体开始回应我,她主动将身子迎合我让我抽插,这些变化让我愈加疯狂在她身体里抽插。沁冰的呻吟渐渐大声,后来无意识地发出「啊,啊,啊」一声接一声的呻吟,她的身体不断扭动着。
  我只感觉身下的美人似乎和我的小丫鬟重叠了,以往和她们干到酣处,她们也是这么在我胯下挣扎求欢,婉转娇啼。我不明白沁冰的适应能力会这么好,但我确实爆发了一阵阵冲动,接着,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在沁冰阴户膣道抽送了几百下,我开始有了射精的冲动。
  我没有压抑下去,而是持续着,最后我低吼几声,精关大开,将精液「哗哗哗」地注入到沁冰的身体里。伴随着沁冰身体的娇颤和愉悦的呻吟。
  在沁冰身上射出得不到和丫鬟们在一起的那种周到的照顾,快感打了一个折扣,不过有另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有得有失。
  男人激情后的那种满足和放松我想不需要多说。躺在舒服的大床上,搂抱着沁冰柔软的身体,不停对着她呢喃耳语,我称赞她多么多么的美丽,多么多么温柔,最后说我是如何喜欢她。沁冰只是由我抱着,不作过多的说话,她冷淡的性子让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。
  接下来的一天,我紧紧陪伴着沁冰,陪着她吃饭,陪她聊天,我不时说点笑话将她逗得咯咯娇笑,然后在她感觉下体不痛,身体恢复如常后,我才离开她。
  三天,我将自己关在房中足不出户,一直是丫鬟们替我端茶送饭。
  这天,我依然呆在书房,在纸上龙游蛇走地写着我最得意的书法,侍女告诉我沁冰来了。
  我在门口见到了有些局促不安的侍卫长沁冰,我笑着问她:「敢问沁冰侍卫长找本少主何事?」沁冰强自镇定,说:「我有一些公务想麻烦少主。」我笑着说:「哦,到底是什么公务呢?侍卫长一向负责宫中守卫,此乃外围之事,而众所周知本少主虽然地位尊贵,但并不经手宫中之事,侍卫长为何会越过其他管事而找上本少主呢?」沁冰期期艾艾,满面通红说不出话来,这妮子管理宫中秩序很有一套,宫中被防卫得滴水不漏,而到了她的私事上就弄得一塌糊涂。


  我又笑说:「侍卫长不是为了公事,是为私事来的吧。」沁冰「啊」的张大了嘴,她似乎想承认,但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  我不想过多看到她手足无措的样子,对她招了招手。
  沁冰不自主地随着我的招手来到了我的身边,我一把就将她的身体抱在了怀里。
  沁冰身体一僵,似乎就想要挣脱。我在她耳边说:「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,不然你为何会跑来找我。」我埋首在她发间,嗅着她的芬芳,这具柔软的身子,三天了,嗯,有点想。
  沁冰听了我的话果然停止了挣扎,接着她静静地靠在我怀里。
  我对她说:「告诉我,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。」沁冰在我怀中断断续续地说:「沁冰……很想……少主……」我静静地看着她的面容。她似乎有些羞涩,闭上了眼睛。我开始亲吻她的樱桃小口。
  因为策略的原因,由始至终我都没有品尝过她的唇舌,现在她自已来了,我开始享用她最后的美好。沁冰的唇很软,带着一丝凉意,她的小舌很滑,却很灵活,她的津液芬芳。沁冰浅浅地回应我。
  吻够后轻轻抚摸她的脸庞,将她拦腰抱了起来,往房间里走去。来到我雪白的大床上,将沁冰轻轻放下。她静静地一动不动。沁冰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白色柔软丝袍,身体在柔软质料的衣服掩盖下显得益发柔软,她的腰间衣带打了个漂亮的结。我将这个结的衣带缓缓拉开……沁冰神色安详……一切都如水到渠成般自然。
  我褪尽她纯白的衣裳,露出一身光滑如玉的肌肤。沁冰静静地卧着,有如一朵白色睡莲。我开始亲吻这朵「睡莲」。我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,品尝够了之后沿着她的脖颈往下,吞下雪峰上的嫩红乳头,我双手没有闲着,不停在她身上游走。沁冰发出低沉的呻吟。
  接着我来到她的腹部,用舌尖挑弄着她的肚脐。我最终的目的地还是她的花房,我不停用舌头挑逗着她的小阴唇和阴蒂。沁冰的身子开始扭动,她发出了一些我以为她不会说的声音,她柔柔动情呼唤:「少主,沁冰想要。」她动情的速度比我想的要快,如果不是她变敏感了的话,就是她开始接受我的抚慰。
  我没有让她等待很久,我的肉棒开始进入她的阴户,她的通道还是那么的紧窄,不过我感觉异样的滑润,龟头进入后十分舒服,她也不像上次那样痉挛排斥我了,周围肉壁有节奏地收缩着,似乎在迎合我,热情欢迎我的到来。濡湿的软肉将我包裹,那种推进的感觉十分美好,似乎进入了奇妙圣地。
  我一插到底,然后缓缓后退。沁冰「嗯」地发出动听的哼声。接着我在她身上加快速度一上一下起伏着。我的肉棒撑开她的花瓣,然后进入里面破开她的膣道,我在沁冰身上的抽插就是这种情境。
  沁冰开始随着我的抽插呻吟,每每我深深顶入她都会发出一声悦耳的呻吟,我加快了节奏,在她身上飞速挺动起来,沁冰的身躯像蛇一般扭动着。
  不知何时她睁开了眼睛,目光迷离地看着我,一边呻吟一边伴随她的呼唤:
  「少主……啊!少主……」她似乎伸出双手想搂抱我。我没有理会她的动作,身体前倾换了个更好操干她的姿势,肉棒在膣道快速抽动起来,我的下身和她的阴部撞击发出「啪啪」的声音。
  她的表现只说明她完全没有了心防,和之前的抗拒不同,她的身体完全接受了我,在和我的激情交合里,更能享受身体的愉悦。
  她挺起身体愉快地在我胯下承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