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生活情感 > 正文

公园中巧遇漂亮女同学

作者:admin人气:129来源:

昨天去公园游玩,在一园中园巧遇本系同学韩雪、陈紫函、洪诗涵和景甜,她们都很漂亮,都是我们这个名牌大学的校花级人物。她们都穿着漂亮的浅筒帆布鞋,韩雪穿着红色帆布鞋,景甜穿着蓝色帆布鞋,陈紫函穿着绿色帆布鞋,洪诗涵穿着白色帆布鞋,韩雪和景甜穿的是白棉袜,陈紫函和洪诗涵穿的是黑丝袜。除了我和这四位漂亮女孩外,园中没有其他人。今天真是好日子,平时她们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,今天却在这里遇到,而且周围没有其他人。

我打招呼:“你们好!”

没想到她们见到我很惊喜,这让我很高兴。更让我高兴的是她们让我陪她们玩,在这里给她们做**。我早就想跪在她们脚下磕头**了!我正想答应她们,但是一想这么痛快就答应她们,她们可能没有征服感。于是,我对她们说:“你们如果抓住我,我就做你们的**怎么样?”她们听了都很兴奋。

沿着亭廊往北跑,后面景甜和洪诗涵追上来。当我绕着院子跑了多半圈跑到湖南面的一处廊檐下时,早就候在西边的韩雪、陈紫函与追我的景甜、洪诗涵把我围在廊檐下。廊檐的前方就是湖,我无路可走了。

她们眉飞色舞,“怎么样,抓到你了吧。快跪下给我们磕头!”

我说:“各位主人,我愿意做你们的**,说完,我跪在她们脚下给她们每人各磕了10个头。”

陈紫函说:“贱狗,10个就够了吗?一点没有诚意,再给我们每个人磕20个!”

我说:“女皇教训的是,贱奴这就接着给你们磕头!”然后,我跪在每一位漂亮女孩的脚下,又分别给她们各磕了20个头。

韩雪说:“贱奴,我的鞋上有点灰尘,你给我舔干净!”我看看了她的帆布鞋,那么干净,哪有什么灰尘啊。分明就是让我**吗?这正好符合我的心思。

我说:“是,奶奶!”说完,我趴在她脚下,兴奋地舔起她的帆布鞋。我的舌头在她的帆布鞋鞋面上飞舞。舔完了一只,又舔了另一只。在我舔她帆布鞋的时候,洪诗涵把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景甜和陈紫函分别把一只脚踩在我背上。

“贱狗,爬过来给我**!”在景甜的命令下,我又爬到了她的脚下。我投入地舔起她的帆布鞋,舌头在她的鞋面上翻飞。在我给她**的时候,陈紫函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韩雪一只脚踩在我背上,洪诗涵一只脚踩在我屁股上。

舔完景甜的帆布鞋,我又爬到陈紫函的脚下。我正要舔她的鞋,她命令我跪着**。我的背拱起来,脸贴在她的鞋面上,舔起她的帆布鞋。我兴奋地舔啊舔啊。在我舔她帆布鞋的时候,她的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韩雪站在我前左侧,洪诗涵骑在我身上,陈紫函不停地踢我屁股。

最后,我又爬到洪诗涵的脚下,投入地舔起她的帆布鞋。在我舔她帆布鞋的时候,她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,洪诗涵和韩雪各用一只脚不停地踹着我的后背,陈紫函都站在我的右前方。
舔完她们的帆布鞋后,她们命令我趴在地上。我刚趴好,韩雪就双脚踩在我的背上。接着,景甜也双脚踩在我的背上,陈紫函双脚踩在我的屁股上。洪诗涵则站在我的前方,把一只脚伸进我的脸下,另一只脚踩在我的头上。

踩踏一阵后,韩雪从我背上下来,洪诗涵双脚踩在了我的背上,韩雪则一只脚伸到我脸下,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。陈紫函双脚转移到我的大腿上,景甜双脚转移到我的屁股上。接下来,她们之间不断更换着位置踩踏我,我在她们脚下被肆意蹂躏着,但我却感到无比的畅快和幸福。

背面踩踏完之后,她们让我翻过身,又踩踏我的正面。我躺在地上,韩雪双脚站在我的脸上,景甜双脚站在我的胸上,陈紫函双脚站在我的腹上,洪诗涵双脚站在我的大腿上。脸上最弱,韩雪双脚踩在我的脸上没多大会就下来了,然后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,对我的嘴、脸颊、腮、鼻子、额头进行肆意地蹂躏。接下来,她们不断变换着位置,景甜、陈紫函和洪诗涵先后双脚站在我的脸上和单脚踩在我的脸上蹂躏。最后,她们都站在我脸的旁边,各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。韩雪踩在的嘴唇上,景甜踩在我的额头上,陈紫函踩在我的左脸颊上,洪诗涵踩在我的右脸颊上。这样玩了一阵后,她们又命令我张开嘴,然后轮流把鞋往我口中伸。

她们对我如此蹂躏一番之后,我爬着跟在她们身后来到湖北岸亭廊的一个地方,她们分坐在亭廊边椅的两边。

“贱狗,舔我们的鞋!每只鞋舔100下。”韩雪命令道。

我头朝西趴在地上,先舔起坐在东边的韩雪和景甜的鞋。韩雪坐在北面,景甜坐在南边,这样我就先舔起韩雪左脚的鞋和景甜右脚的鞋。我的头在这两只鞋的中间,我把嘴先贴在左边的蓝色帆布鞋上深深地舔了一下,然后我把头移到右边,在红色帆布鞋上又深深舔了一下。接着,我在红色帆布鞋和蓝色帆布鞋上来来回回地舔着,在两只鞋上各舔了100下。之后,我稍稍往前爬了一下,舔起韩雪右脚的鞋和景甜左脚的鞋。同样,我的舌头交替地舔着蓝色帆布鞋和红色帆布鞋,舔来舔去,舔去舔来,真是太幸福了。在我**的时候,韩雪的另一只脚也都踩在我身上,不断变换着位置。

舔完红色帆布鞋和蓝色帆布鞋之后,我又稍稍往前爬了一下。把头挪到洪诗涵的右脚和陈紫函的左脚之间。“贱狗,跪趴着舔!”我把后背拱起来,脸仍然贴在她们的鞋面上,然后舌头不断地更换着舔着她们的鞋。一会舔着绿色帆布鞋,一会舔着白色帆布鞋。在我舔绿色帆布鞋和白色帆布鞋的时候,韩雪和景甜把双脚搭在我的后背上顶在一起。我在白色帆布鞋和绿色帆布鞋上来回地舔啊舔,各舔了100下后,然后又稍稍往前爬了一下,去舔另外一对绿色帆布鞋和白色帆布鞋。我的舌头在白色帆布鞋和绿色帆布鞋上来回蠕动着,她们把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脖子上。韩雪和景甜仍然双脚相抵地搭在我的背上。

舔完白色帆布鞋和绿色帆布鞋之后,她们命令我从西面再来一次,她们可真会玩啊。于是,我头朝东趴在地上,先舔洪诗涵左脚的鞋和陈紫函右脚的鞋,然后舔洪诗涵右脚的鞋和陈紫函左脚的鞋。舔完她们的鞋后,按照命令,我跪趴着舔起红色帆布鞋和蓝色帆布鞋。在我舔景甜和韩雪的鞋的时候,陈紫函和洪诗涵双脚相抵搭在我的背上。
接下来,在她们的命令下,我先是头朝西躺在地上,脸正好在她们脚的中间。我刚躺好,她们就一起踩在了我的脸上。洪诗涵一只脚踩在我的额头上,陈紫函一只脚踩在鼻梁上,景甜一只脚踩在我的嘴唇上,韩雪一只脚踩在我的脖子上,我的脸和脖子被覆盖在她们脚下。接下来,她们的脚不断变换着位置。这样玩了一阵后,她们又命令我头朝东躺在地上,接下来,她们的脚在我脸上又是一阵蹂躏。

“贱狗,用你的狗嘴把我们的鞋脱了!”洪诗涵命令道。之后,她们都坐在北面一侧。我跪在她们脚下,用嘴把八只帆布鞋一一脱下来。之后,她们命令我躺在地上,把脚踩在我的身上蹂躏。陈紫函双脚踩在我的脸上,洪诗涵双脚踩在我的胸部,景甜双脚踩在我的腹部,韩雪一只脚踩在我的大腿上,另一只脚踩我那儿。然后她们不断变换着位置。这样玩弄了一阵后,她们又分两边坐,这次专门是踩踏我的脸。白棉袜和黑丝袜一起踩在我脸上,肆意地蹂躏啊蹂躏。

可能是她们感觉揉搓脸好玩,之后,她们命令我头朝南躺着,连在亭子中间,胸部在座位,腿伸到亭子外边。我躺好后,她们轮流双脚踩在我脸上揉搓。韩雪最后一位双脚在我脸上揉搓。揉搓了一阵后,她突然一连坏笑,然后,把两只白棉袜脱下来,眉飞色舞地把它塞进我的口中,然后赤着双脚在我脸上揉搓,其他漂亮女孩见状都大笑起来。韩雪光着双脚在我脸上揉搓啊揉搓,大约五分钟过后,她的玉足停止了对我的蹂躏。然后,她用玉指把袜子从我口中夹出,扔在我胸上。之后,洪诗涵脱下黑丝袜,然后兴高采烈地把黑丝袜往我口中塞。由于丝袜较长,分岔以上的部分留在嘴外。她也光着双脚在我脸上肆意蹂躏起来。蹂躏了一阵后,她把丝袜从我口中拽出,仍在我的胸脯上。然后,景甜兴致勃勃的把白棉袜脱下来塞进我的口中,然后双脚踩在我脸上又是一阵蹂躏。之后,她把袜子夹出来仍在我的胸脯上。接下来,陈紫函春意盎然地脱下黑丝袜把它塞进我的口中,同样一部分留在外面,之后,她赤着双脚在我脸上进行了一阵蹂躏。

单独对我的脸进行揉搓之后,她们又命令我躺在亭子中间,然后四只嫩脚踏在我脸上,之后层叠着八只嫩脚踏在我脸上。她们用脚趾夹着我的鼻子、嘴唇、舌头,用脚趾压迫着我的眼睛,用脚掌拍打着我的脸,把脚使劲往我口中插。

她们越玩越高兴,都站了起来,轮流双脚踩在我脸上。在一位漂亮女孩赤着双脚踩在我脸上时,其余的漂亮女孩双脚踩在我胸上、腹上和大腿上。正面踩踏了一阵之后,她们还不过瘾,又命令我趴在地上,然后对我又是一阵踩踏。

之后,她们坐成一排。“贱狗,我们的脚累了,用你的贱嘴给我们**!”太爽了,被她们赤脚揉搓踩踏后还能舔她们的玉足。刚才被她们揉搓踩踏时只看到她们白嫩圆润的脚底。现在跪趴在她们脚下**,整个脚都看清楚了。她们的脚实在太美了,白嫩、丰满、柔软、光滑、细腻、温润,真是达到了美的极致。我跪趴在她们脚下,把她们的每个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,把舌头伸进她们的每一个脚趾缝来回摩擦,舌头在她们每一个脚面上来回飞舞,在她们每一个脚掌上左右旋转,在她们的脚底前后左右地蠕动。真是舒服极了、快乐极了、幸福极了!八只玉足我整整舔了一小时。

接下来,我跪在地上用矿泉水把她们的玉足洗干净,晾干之后,我又伺候着她们穿上鞋。之后,景甜把她的袜子塞进我的口中,然后她命令我一边品尝她的袜子,一边在她们胯下爬行。这样,我含着景甜的袜子在她们胯下来回爬了十圈。之后,洪诗涵把她的黑丝袜的袜底塞进我口中,然后把袜头套在我头上,这样我的整个头都被套在她的袜子中,嘴里还含着她的袜底。我头上套着她的袜子同时含着她的袜底在她们胯下又来回爬了十圈。接下来,韩雪把白棉袜塞进我口中,我正要含着她的袜子在她们胯下爬行。陈紫函把她的黑丝袜又套在我头上,同时把袜底使劲往我口中塞。嘴里既有白棉袜,又有黑丝袜,腮被撑得鼓鼓的。之后我又在她们胯下来回爬了十圈。

韩雪对我说:“这些袜子都上赐给你了!”我连连给她们磕头表示感谢。这时,她们又想到一个玩弄我的办法。她们坐着,我跪在她们脚下,她们两两任意包袱剪子锤,赢的人就打我耳光。就这样,我先后被打了100个耳光。

韩雪说:“我们赏赐给你口水喝。”然后她们先后向我口中吐口水。陈紫函说:“我们再给你洗洗脸。”然后,她们含满矿泉水,然后向我脸上喷。真是太舒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