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正文

神雕侠侣补传之尹志平大审判完

作者:admin人气:248来源:

尹志平是全真教丘处机道长的首席大弟子,此人在《神雕侠侣》一书中,寻得千载难缝的良机,将冰清玉洁、白壁无暇的小龙女破了处女之身。

  此人的这次偷奸行为,取得了极大的成功,一是小龙女当时误以为与她交合的是心上人杨过,因此春心大发,全身心地与之配合,使尹志平顺利地享受到了男女合欢的极高乐趣;二是尹志平将小龙女奸过之后,小龙女居然还不知道真正破她处女之身的是谁?如果不是全真教另一弟子即尹志平的师弟赵志敬坦白,恐怕尹志平将永远逍遥法外。那么,尹志平是怎样奸污小龙女的呢?

  《神雕侠侣》中只有简单的描写,所以世人并不知详情,整个事件的经过,还是尹志平被小龙女杀死后,来到阴间受审,秘底才为众人所知晓。话说尹志平被小鬼从阴界大门带到阎王大殿过堂听审……

  「砰」的一声,惊堂木重重落下,尹志平吓得心头一跳,他连忙用手扶稳插在胸口上的长剑。这柄剑是小龙女亲手送入他胸膛的,他不忍心拔出来。他抬头看看座上的阎王,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。原来地狱是这样的。阎王大人生得真高大啊,有好几十丈高;头上戴着一顶有两只像牛角一样的帽子,身上穿着浅蓝色的奇怪服饰,颈上还绑了条黑布带,好奇怪啊!

  「犯人!报上名来。」阎王的声音大得几乎将尹志平的耳膜震穿。

  「贫道…不…罪民…不…」一时间,尹志平不知该怎样称呼自己才恰当。

  「砰!」惊堂木又再重重拍下,把尹志平整个震起,他吓得伏在地上,不敢动弹。

  「少给我罗罗嗦嗦的!快说!」

  「是…是…小民姓尹,原名平,是山西人士,为全真教志字辈弟子,故名尹志平。」

  又是「砰」的一声:「什么平?怎么会有这么混帐的名字,你他妈的!算了,算了,本王问你,你是否偷奸了小龙女?」

  「小民认罪。」尹志平一面说,一面抬头偷偷地向宏伟的阎王殿四处张望。

  阎王殿好大呀!除了有判官和牛头马面之外,还有两个人坐在阎王大人的旁边。那坐在阎王右手边的是个怪人,头上长出两条像蟑螂一样长长的触须,鼻上架着两片黑色的小圆片,身上的黑袍有个大大的「界」字。坐在左面的是个干瘦老翁,有着长长的白须,鼻上也架着一样的黑色小圆片,而且在背上奇奇怪怪的背着个大龟壳。

  阎王说:「不必多说,本王要你复述一遍偷奸小龙女的经过。你必须详详细细、真真实实地给我说出来,你他妈的!不可有半点遗漏,否则重重有罚!」

  「是!是!」尹志平恭敬的应道:「大人,事情是这样的。话说那一晚…」

  「你他妈的!且慢!」阎王喝止了他。

  「先戴上这个头罩。」阎王傍边的判官先生给尹志平递上一个奇怪的头罩。

  「这是…?」尹志平有些迟疑。

  「叫你戴,你就戴吧!你他妈的!」阎王发火了。

  「这是本王专门托人从廿三世纪用高价买回来的虚拟录像机。」

  他望了望坐在左边的干瘦老翁:「很珍贵的,唉!总共花了我五百年的粮饷!」

  尹志平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但也不敢追问,只好马上戴上头罩。咦!蛮舒服呢!他看见阎王和左右两边的怪人,都匆匆的戴上一样的头罩。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「快开始吧!」话音未落,一盆热水淋落到尹志平身上,把他淋得一身都湿了。

  他抬头一看,原来是阎王大人口角流下的口涎,难怪黏黏的呢。

  「你他妈的!快说,快说。」阎王已不耐烦地在催促了。

  「是!」尹志平应道,脑海中浮现出那毕生难忘的一晚。

  「那一晚,天气特别炎热,我吃过晚饭便回房间做晚课,也就是念《道德经》。虽然我表面上是在念经,但脑海中却只有前几天晚上和赵志敬撞破龙姑娘和杨过练功的情形。就是那一天,我们在后山花丛中见到他俩人赤身露体的,说是在练功。龙姑娘好像还受了伤哩。」

  阎王大声的说:「前因后果不用说了!你他妈的!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《神雕侠侣》我总共看了七次。你他妈的!虚拟录像光碟是很昂贵的!」

  又是莫明其妙的话,什么《神雕侠侣》?

  尹志平只得搔着头应道:「是!」

 「我脑中满是龙姑娘那白晰的雪肤,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念经。于是我又溜到后山去。说是想去乘凉,其实是想再碰到龙姑娘。我刚走到后山,便见到杨过那小子被一个怪人拉着走到树林的另一边。我悄悄的跟踪他们,原来那人竟是西毒欧阳锋!我吓了一跳,正想跑回道观里禀告师傅和各位师叔伯,却听到杨过说龙姑娘在树林中被欧阳锋封住了穴道,动弹不得,我顿时心中一阵狂跳,感到机会来了。」

  「我实在太想和龙姑娘交合了,便偷偷避开欧阳锋和杨过的注意,潜回树林。我找了好一会,才在树林角落的小空地上,见到龙姑娘睡在地上。她真的好美呀,我又不敢走近,害怕被她发现。你知道,她的武功远在我之上。我躲在远处观察了很久,都不见她稍有移动。我想欧阳锋的点穴功夫一定十分独特,否则以龙姑娘的武功,又怎么会冲不开被封的穴道呢?师傅曾经说过,西毒欧阳锋的绝招叫做「蛤蟆功」,是很厉害的邪门武功……」

  「废话少讲!你他妈的!快一点到正题吧!」阎王气得满面通红。

  「是…是…于是我拾起龙姑娘掉在花丛边的手绢,上面沾有龙姑娘的香味,我在上一次见她用过的,据说是用金蚕丝织成的,刀枪不入…」

  他的眼角瞟到阎王大人的脚又气得发震了,连忙说:「我怕她看到是我,便先伏在地上爬过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,用手绢蒙住她的双眼。她果然一动也不动,胸口在微微的起伏,我看得痴了!」

  「我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看过龙姑娘,于是我大胆地凑近她美丽的面庞,细细的欣赏。她真可算是天下第一美女啊,比有天下第一美女之称的黄蓉黄施主更加美上千倍。龙姑娘的身上还散发出一种汇集了百花清香的无比幽香。我一时意乱情迷,便斗胆吻在她的脸上。她全身一震,吓得我连心都差点跳了出来,全身都僵硬了。但后来见她仍是一动也不动,便放胆的在她脸上和嘴上乱吻。」

  「我吻着吻着,龙姑娘的鼻息渐渐加重,呵气如兰,我鼻中尽是龙姑娘扑鼻的体香,心中燃起一阵从未有过的欲火。我的手不受控制地在龙姑娘的身上乱摸。一接触到她高耸的胸脯,我已感到全身血气直往脑上冲,心中乱作一团。最后,我一咬牙,伸手扯开龙姑娘的腰带。」

  尹志平沉迷在回忆之中,他没有见到阎王殿上人人的裤裆都已高高的撑起了。

  「我当时一时冲动,解开龙姑娘的腰带,翻开她的衣衫。顿时像冰雪一样炫目的雪白肌肤马上暴露在我的眼前。龙姑娘的胸部高高地耸起,锦纱包着的那两团东西好象在招引着我去抚摸它们。我颤抖着、全身哆嗦着,轻轻地解开了那锦纱,啊!两只玉免般的胸乳蹦弹出来,在我的手中抖动。我虽然从未见过女人的乳房,但我肯定龙姑娘的乳房是世间上最美丽的!我根本制止不了自己,便吻了上去。呀!又香又甜!比烧馒头更加美味。」

  「烧馒头?你他妈的!这臭小子的形容词真是大杀风景。」阎王心中在咒骂着。

  「我一口含着龙姑娘的鲜嫩乳房,手在她像绸缎般幼滑的雪肤上抚摸。我的阳物已胀得很大,在裤子中顶得很辛苦。」

  「我慢慢褪去龙姑娘的下裳,一股奇香马上充满了整个树林。我一看龙姑娘的下身,那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美景呀!像花瓣一样娇嫩的阴户上有着疏落的柔毛,中间的浅沟中正流出香浓的花蜜。我用舌头舔了一下,那蜜液比玉蜂浆还要香甜。我已经色胆包天,这时就算用剑架在我的脖子上,我也不能停下来了。我试着用手指挑开龙姑娘的美丽花瓣,但一松手,花瓣又再紧迫的合上。」

  「我只有一手用手指分开花瓣,然后用手指试探性的插入龙姑娘的秘洞中。呀!那种紧凑的感觉,我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。龙姑娘虽然不能动,但我知道她也是很舒服的,因为我见到她的蜜洞不断渗出琼浆玉液,而且混身上下也浮现出像荷花样的浅红色。」

  「我已被熊熊欲火烧得失去了理智,便解开自己的裤带,让阳具透一透气。我心中十分矛盾,一方面是和梦寐以求的女神交合的难得机会;一方面理智又告诉我这是丧尽天良的兽行,真是两难呀!我想,自己是全真教的大弟子,将来极有可能荣登掌门大位。但龙姑娘又实在令人心里痒痒的,唉!」

  「你他妈的!到紧要关头你还讲什么废话呀!你他妈的!」阎王急喘着气,他的裤裆已高高撑起象一个大帐幕。

  他气急败坏的大声吼叫:「求求你,快一点好不好?」

  「是…是…」尹志平吓了一跳,连忙接着说下去:「我先将龙姑娘的上衣摊开,使她雪白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,然后再把她的下衣完全除下,她的身体整个展现在我的面前。我脱去自己的衣裤,跪在龙姑娘的两腿之间,分开龙姑娘的双脚,然后将阳具顶在龙姑娘的阴户上。我知道龙姑娘很紧张,她全身都在颤抖,蜜穴中不断地流出清香的花蜜。然后…」

  「然后怎样?」阎王真的很心急了。

  「然后我用力一顶,但由于我太心虚,阳具竟然滑开,撞在地上,痛得我几乎喊了出来,幸好我手快,赶紧把嘴掩住了。」

  「哎呀!」阎王失声惊叫。他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笨人。

  「咦!怎么阎王大人在喊痛?」尹志平当然不明白阎王在想什么。

  「我歇了一会,又用手帮助了好久,阳具才又重新胀起。于是我便再摆正位置,将阳具贴在龙姑娘的阴户上,先慢慢地将阳具前端送入龙姑娘的阴道,这时,我看见龙姑娘全身都在颤抖,阴道中流出大量的蜜汁,这使我感到这次插入必定不会再失败了,于是我抓紧时间用力将阳具整根往龙姑娘的秘穴中送,她全身一震,她的玉洞真的是又紧又窄呀!我忍不住用尽全力地直往前冲,一下子将整条阳具都插进了她那小小的洞里去了…」

  尹志平顿住了,没有接着说下去。

  「然后呢?」这次座上三人一齐冲口而出,这臭小子太可恶了,在这重要关头还在卖关子。

  「然后…」尹志平怯懦的说道:「我就爬俯在龙姑娘的身上,轻抬下体,让阳具在龙姑娘的阴道内慢慢进出……」

  阎王问道:「那你的感觉如何?」

  「……」尹志平心中一闷,心想:「审问还要问这些?」

  阎王见尹志平的表情,就心知他正在想什么,于是又将惊堂木猛地一拍,骂道:「你连感觉都说不来?可见所言有假……」

  尹志平只好继续往下说:「小民的阳具在龙姑娘的阴道内进出,每一次插进去,都觉得龙姑娘的阴道十分的嫩滑,那里面仿佛有一种吸引力在拉着我的阴具往里插,迫使我将阳具插得尽可能地深入,我感到阳具头已抵到龙姑娘的花蕊上;每一次退出来,阳具都要带出大量的蜜汁,花香味沁人心脾,让人闻之阳具暴涨。那时,我真以为龙姑娘是上天专门派来诱惑男人的女神,否则无法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……」

  「我受到这种刺激后,加快了进出的力度,阳具全根而入,全根而出,棒棒直抵小龙女花蕊,体会着天人合一的极大快感……」

  阎王又问道:「此时小龙女情形怎样?」

  尹志平说道:「龙姑娘脸上盖着手绢,所以小民无法见其表情,但我见她随着我的阳具的每一次进出,身体都颤动不止,想必是十分的舒服,特别是在我加快进出的力度后,她娇喘吁吁、香汗遍体,下身沾满了流出来的蜜汁。她被欧阳峰点了穴道,动弹不得,此时又遇男女交合,本来应与心上人拥抱在一起,共享人间致乐,无赖手脚被制,只得吐气若兰,闭目享受了……」

  「你怎么知道她十分的舒服?」阎王不满尹志平的自作多情,嘲笑着问。

  「小民虽说从未与女人交合,但也初通医理,稍知采阴补阳之说。小民在龙姑娘的阴道内加快进出的次数后,龙姑娘突然全身颤抖,阴道内急剧痉挛,大量乳白色的液汁涌出,这依小民看来,显然是极乐之期到来了,所以小民认为她是十分的舒服。」

  阎王不屑地说:「你以为这是你的功劳吗?人家小龙女认为此时与她交合的是心上人杨过,所以才情欲大发。如果知道是你,就算你是天下第一美男,人家断然不会与你成就好事!」

  阎王这一番话,正刺中了尹志平的痛处,因为他虽然破了小龙女的处女之身,但不过是偷奸而已,怎能比得上杨过与小龙女的天作之合。

  但这番话也激起了尹志平对杨过的恨愤之情,他瞪着血红的双眼,恨恨地说道:「杨过算什么东西,他再行也只能用老子玩剩的东西。想起他老子就一肚子的气,也罢,老子拿他没办法,但现在他老婆落在我手里,正好让老子出口恶气。于是老子在小龙女体内狂抽猛插,全根进退,我干她,我用力干她……」

  尹志平有点疯狂了,显得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「……进出了约五百多下后,感到情欲越来越强,于是我就全身压在小龙女的身上,双膝触地,双手抱着小龙女的肩部,臀部加快耸动,我死命地耸动、耸动……最后,我将自己保存了二十几年的童子之精全部喷进小龙女的处女之穴,让她的体内第一次流进了男人的玉精,我好快活呀……」

  就在尹志平发疯似地狂叫时,阎王殿上每一个人的胯下都猛地喷出一道白亮亮的液柱,尤其是阎王胯下喷出的那一柱更猛、更白、更多、更远……

  「你终于射了!」阎王恼得头筋都现了:「你搞了小龙女几次?」

  「我…大人…只有一次……」

  「什么?一次?你他妈的为什么不多来几次?」阎王追问道。

  「机会难逢,我本来也想多来几次的,但由于小民第一次出精太多,阳具软软的一时之间硬不起来。我怕杨过会回来,于是便匆忙地用衣服盖住龙姑娘的身体,然后慌忙逃走了。」

  「砰」地一声,「你他妈的!你他妈的!你他妈的!你他妈的!」阎王气得一手扫落桌上的所有物件,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你这个混蛋,面对着千年难遇的美女,你竟然只搞了一下?」他气得猛跺脚,把整个阎王殿震得东歪西倒、七零八落、尘土飞扬。

  他乱叫乱跳,好一会才颓然地坐回椅子上。

  「判官,现在宣判这个什么尹什么平的混蛋的判刑,你他妈的!」阎王的脸仍是气得红红的,快爆血管了。

  「罪民尹志平,虚伪奸诈、荒淫无度、禽兽不如、欺师灭祖、杀人放火、包娼庇赌、偷蒙拐骗、迫良为娼、为虎作伥、卖友求荣、阳痿、女人形、性无能、性变态、汉奸、出卖全人类…总之是坏事做尽,本王现在判他跌落十八层地狱,受尽所有刑罚,永不超生!」阎王一轮嘴的数个不停。

  尹志平听得呆了,等到阎王一口气说完,他才如梦初醒。「冤枉呀!大人冤枉呀!」

  「来人!把他押下去!」

  「冤枉呀!冤枉呀!」尹志平的惨叫声在空洞的大殿上长长地飘荡着。

  看着尹志平被小鬼拖了下去,阎王感到很是开心,正准备叫退堂,这时,信差给阎王送来一封公文,原来是负责审理尹志平师弟赵志敬的监察史送来了赵志敬的供词,其中也有谈到赵志敬看见尹志平偷奸小龙女的一段证词。原来赵志敬原本是可以阻止尹志平的兽行的,但他想抓住这位师兄的把柄,所以也就让尹志平得偿所愿。

  阎王注意到赵志敬的证词与尹志平的口供有两点不符,一是赵志敬说看见尹志平奸了小龙女好几次,由于阳具进出小龙女阴道的力度过大、次数过多,致使小龙女昏厥过去,小龙女醒来之后,见到杨过,所以小龙女始终误以为是杨过破了她的处女之身;二是赵志敬本人在尹志平溜走后,乘小龙女昏迷不醒之机,也在小龙女的身上发泄了几次兽欲。

  由于赵志敬比尹志平更痛恨杨过,但武功又打不过杨过,因此将全部怨气发泄到小龙女身上,他不但将小龙女的下体干得红肿溃烂、鲜血直流,而且还怀着不留小龙女一点干净之身给杨过的变态心理,最后两次交合时,他先是将浓精喷入小龙女的嘴里,最后一次竟然残忍地将阳具狠狠地顶入小龙女的后庭之门,将男精灌满了小龙女的后穴。

  尔后,他还将小龙女那沾有处女之血及阴道蜜汁的下衣顺手带走了。苍天有眼,由于尹志平、赵志敬在轮奸小龙女的过程中,出精太多,又由于他们在武功未成之前就自毁童男之身,加之害怕丑行暴露,终日惶惶不安,因此,他们两人的武功在以后始终未能取得大的突破,尤其是赵志敬,由于心理卑劣,自采得小龙女的后庭之乐后,日思夜想的是小龙女的玉体,整日用偷来的小龙女的衣物裹着阳具手淫出精,哪有心思苦练武功,因此才会在后来被小龙女斩杀。

  阎王读罢公文,兴趣又来了,他吩咐左右道:「来人啊!立刻去监察史那里,将赵志敬锁来庭审!」一场新的闹剧又将展开。